不吃

不知道

有一个特别苏的男/女友是什么体验?【短/知乎体】

哇一刷就刷出这个话题了,那就顺便夸夸我的女友吧~
我的女友174+(嗯这是她十八岁时候的身高,现在她也不告诉我多高了,反正每次别人问都往矮了说)我160+(我跟她不一样我每次都往高了报)
啊对我们都是女生√(想了想她可能是只大型犬每天都是把我亲醒的...)

每次出门我们的身高差都挺惹人注目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美颜哈哈哈哈哈

跑题了跑题了,特别苏的事就说说上次情人节吧。
上次情人节我们俩去吃烤肉,从家里两个人走路过去,那个时候她在跟朋友视频,我就安静的牵着她往前走,走着走着我一回头发现她拿着手机再拍我,嗯,有点害羞😳
我说,干嘛看我,打完电话啦?
她说,没有我就看看你。
(现在一想真是肉麻)
后来她打完电话了,走到半路的时候我鞋带松了,她就主动蹲下来给我系鞋带,还用哄孩子的语气跟我说鞋带松了,我给你系个漂亮的。
(鞋带系完不都一个样吗?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居然这样也会害羞😱)
省略路程中间各种吐槽墙上海报的故事,直接跳到烤肉店。
她知道我喜欢吃泡菜炒饭,还给我点了可乐,虽然她一直跟我说别老喝碳酸饮料但她每次都会给我点一罐。
我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吃烤肉的时候永远点的比吃的多。我想她可能是为了治我吧,从第一片肉开始就一直烤给我,自己也不吃,非得我来喂才吃了那么几块。然后我真的被她喂撑了有点,我就坐那,假装看风景...
她问我吃饱了吗,我说没有,其实我真的饱了,我怕她又说我就骗她。
可能是在一起久了吧,连说谎都瞒不住她了,她一脸坏笑地又给我烤了几片,我只好认输...
(这个我觉得我应该去回答‘有一个腹黑的女友是什么体验’吧...)
...省略后来吃饭一些有的没的事...吃完饭我们原路返回,没想到那天昼夜温差那么大,我出门的时候只穿了件毛衣,出了店门后我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她穿着大衣走到我旁边我以为她要给我显摆她聪明穿了大衣呢(我们平时就这样的😂),谁知道她把我裹进大衣里。
“还冷吗”
“好一点了”
然后我们就以这样诡异的姿势走了一段路,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好傻啊,某人直接把衣服给我不是更帅吗?这样两个人裹一件大衣真的好像一只一米七的大企鹅和一只一米六的小企鹅...
走到马路边,她可能也想到了这样有点怪,然后她就把我背起来了...
我当时,看着马路对面散步的老大爷一脸震惊地看着我们,我特别想找个地缝钻...但是后来背着背着也就习惯了。
“我重吗”
当时想着考验考验她,她要是敢说我重她今晚就睡沙发,然后她说我是最轻的。(我也觉得我有着小仙女一样的体重~)
当时我还美滋滋的,想着晚上好好奖励她,谁知道她在我们家楼道放下我后跟我说了句我真的有点重后就跑了。
现在请问屠狗犯法吗?
—————————————————————————
现在想想我应该回答有一个特别欠揍的女友是什么体验的问题才对吧
—————————————————————————
三太子不是大型犬:上次你不是才一米五九吗?
匿名用户(答主):朋友,你知道一个人睡沙发的正确睡法吗?我等会给你发链接👌

有了婷爱以后家里的变化

李婷爱今年四岁了!
婷爱开始上幼儿园了,也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
黄婷婷白天在医院上班晚上也没能闲着。
“妈咪,为什么吃饭要用筷子不能用手啊?”
“你吃火锅的时候能用手夹菜么?”黄婷婷边说着边往婷爱的碗里夹菜。
“那…那小朋友为什么要上幼儿园啊?”
“因为幼儿园就是为了给小朋友这些问题答疑解惑的呀。”
婷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扒拉了两口饭。
“那…”
趁着问题还没问出口黄婷婷先发制人,“婷爱快点吃饭哦,晚上妈咪给你讲故事听。”
“好!”

晚上洗完了澡黄婷婷躺在床上抱着李婷爱讲着故事,一边说一边拍着婷爱的后背。
“……后来,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又过了几年他们生了一个小公主,成了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婷爱这个时候已经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她用着含糊不清的奶音问道:“为什么小公主家里有三个人,而我们只有两个呢?”
“因为你的妈妈在外面工作,”黄婷婷低下头亲了亲婷爱的额头“她明天就要回来了。”

婷爱是在三岁多的时候被黄婷婷和李艺彤领养的,刚被黄婷婷到新家的李婷爱一连病了好几个星期,李艺彤跑前跑后为她煎药,照顾她,也因此推掉了那几个星期所有的工作,公司也盈利受损,在得知婷爱病好转以后也不再批准李艺彤的假期。所以在婷爱意识里是基本记不得还有这李艺彤这个妈妈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隔天放了学回家,李婷爱也没有等邻居家的陆哼哼一起回家就自己急冲冲地跑回了家。踮着脚用钥匙打开了门看见了一个不太认识又说不上来是谁的人坐在客厅。
婷爱跟李艺彤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差不多一分钟,正当李艺彤打算走过去拥抱她的时候李婷爱却一溜小跑进了厨房,一边跑还一边喊:“妈咪,就算你骗我说我妈妈要回来了也别找一个外国人啊!我们没法交流的!”

黄婷婷抱着李婷爱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对面站着的李艺彤,“确实黑了不少,没擦防晒霜么?”
“最近这部戏角色需要就去感受了一下大自然的阳光沙滩和美女。”李艺彤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海浪的形状。
“噢,还有美女啊。”黄婷婷眯了眯眼。
听着这两人的交谈,李婷爱感觉有点冷。
“啊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李艺彤连忙摆了摆手,“我以后就不用总出国了,我准备在国内弄个工作室,以后就能好好照顾婷爱啦。”李艺彤看着婷爱眨了眨眼示意婷爱帮帮她,然而李婷爱看着她又向黄婷婷怀里挤了挤。

黄婷婷并不是不了解李艺彤,也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也就没有继续抓着这件事不放。黄婷婷不是个容易吃醋的人。
当李艺彤推着行李箱准备进主卧时,她也只是叫婷爱把她领到了客房罢了。

晚上婷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此时婷爱已经睡着了。
“婷婷桑,辛苦了。”李艺彤走到沙发后用手轻轻地摸了摸黄婷婷的头发发现黄婷婷已经睡着了。
沙发上的人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抱着抱枕,双膝曲着,眼睫毛微微抖动,看出她确实累得不行。李艺彤将她打横抱起来,相比前几个月轻了不少。

李艺彤看着床上一大一小两个睡着的人摸着鼻子不禁轻笑出声,然后在她们额头留下轻轻的晚安吻。

“晚安。”

因为时差的原因李艺彤醒来已经是午饭时间了,黄婷婷在厨房做饭,李艺彤悄悄走到黄婷婷后面环住了黄婷婷的腰,“我好想你。”李艺彤语气里带着早晨刚醒的暗哑和几分撒娇的成分,见黄婷婷没有反应李艺彤恶作剧似的将手伸进黄婷婷的衣服...
“妈咪开饭了吗!”李艺彤的动作突然地停滞,两人脸上的表情有着些许尴尬,婷爱脸上认真问问题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

“快...快了,你乖乖去客厅看会电视。李艺彤你赶紧给我去刷牙洗脸。”这是两种不同的语气。

总之家里有了个李婷爱以后好像很多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黄婷婷会给李艺彤剥虾,现在黄婷婷给李婷爱剥虾;以前李艺彤会跟黄婷婷争论电视剧好不好看,现在李艺彤会跟李婷爱争论动画片好不好看;以前李艺彤和黄婷婷住主卧室,现在黄婷婷和李婷爱住主卧室,李艺彤住客房有时还有黄婷婷作伴;以前李艺彤和黄婷婷在什么地方都能做某些事情,现在李艺彤和黄婷婷只能晚上悄悄咪咪在客房做某些事情...

   文笔不好,不要介意。